Uly.

万年老咸鱼初某

辣鸡画手上线!

西北一枝❀

[脑洞]鱼化

天气渐凉,行人匆匆忙忙,揣着身上残存的暖意,迎着风擦肩而过。风的尖啸使??自心底涌起一股无由的不安与焦躁,踩着凌乱的脚步拐进街道旁一座不起眼的住宅楼。大门本就是敞开的,不知是哪个随性的家伙忘了关上,当??顶着风力终于关上门时,很悲哀地发现楼道里几乎和室外一般冷,充斥着寒气与风声。


楼道内的声控灯听见??门被顶上的闷响,小心翼翼着将暖色光倾下,好歹使这座住宅有了丝人气——这么说来,??静默下来时,竟听不到一户人家的声音,满耳都是风声,风声与风声。??走上楼梯,辗转了几层之后,停在一对大红显眼的对联前,缓缓地自厚重的外壳口袋中掏出了一串钥匙,在“叮当叮当”和“呼——”的和声中,猛地扯开对联后冰冷的门。


“砰!——咯吱。”


灯光受到惊吓,闪烁了起来,半晌之后,在一片静谧中暗了下来。


??颓废着坐倒,家里没人,不需要忙着去做某事。一瞬间,好像什么声音都没有了,恼人的风的呼啸声透过时钟的缝隙,连同“嘀嗒”的秒针跑动声一齐消失,胸腔中空有一颗心脏跳动,却什么都抓不住。


??的视线飘忽落到坐落在角落的鱼缸上——其中盛着另一位家中的活物。


它没有看??,眼珠一转,甩尾顺着温和的水流转了方向,一缸浊水被搅动,掀起一场小型的沙尘。它通体发红,犹如一枚游走的火焰,精灵般活动着,自它以外的世界却默然定格成铅色,风声趁机而入,这个世界又摇摇欲坠似的,有了动感。


??一直安静着,目不转睛地盯着那火焰。忽然觉得身上有流火滴下,膝上一双本是冰冷的手竟涌起温暖,铅色的世界忽然放大,??的脚底出现了一个漆黑的深穴,犹如一洼浓稠的黑水,其中有赤色的叶晃荡翻转。这时,身后的窗和门猛然被疾风掀起破开,??的身体被裹住,先是头部,接着是躯干,最后是足,将??送入深不见底的幽潭。


??向上伸出一只手,虚握住眼前渐远的金鱼影子。


心脏被那浓稠却柔软的东西握住。


——“第一起[鱼化]现象,出现在一个即将被拆的住宅楼中。受害者化为一条红色金鱼,由回来取走旧物的邻居发现。此后,[鱼化]现象逐渐扩散。”